岭果然是户外的天堂,可以骑行,可以徒步,可以穿越,其险峻,其秀美,其瑰丽,光凭秦岭,作为一个西安人,就有充足的理由去骄傲。这个城市的大氧吧,后花园,果然是名副其实,羡煞我辈。
早就闻名秦岭陕西段大大小小72峪口,周边徒步穿越路线多且经典。6.19日,便约了大瑜,巍仔,韩韩,Steven,正好也都有此意,一行五人,徒步进行了白道峪-嘉午台-小分水岭-大峪的穿越之旅。
之所以我们选这条路线,第一是它够经典;第二就是沿途风光秀美,奇绝险峻。嘉午台素有“小华山”之称,海拔1860米,险峻处不输西岳华山,而且山中寺庙古迹甚多,除了穿越,也算是人文之旅;大峪则是有河有水库,且是古代陕南进入长安的要道,铁索桥古栈道依稀可见。这样有山有水有海拔,有史有景有故事的穿越之旅,怎么能不另人神往!
早上6点30我们集合去了城南客运站,在那里直接做923,在嘉午台下,即可。因为我们考虑到下午穿出大峪后,体力可能有所不支,而923的终点在大峪,所以,采用了从嘉午台到大峪的反穿越。其实,嘉午台的经典线路共有六条之多。
923也是我见过的最长的公交了,共有50站吧,从市区一直穿过郊区,挺进秦岭,全程大约两小时左右。我们在嘉午台下车后,穿过一个村庄,便直达山脚下。路边是割完的麦田和刚种下的水稻,还有绿油油的蔬菜和飘香的果园,路上很多地方铺了厚厚的麦秸秆,都是小规模耕种,所以,打场收籽也是靠人工。这条小路不长,1.5公里左右,因为刚下车,才接触这跟城市不一样的景色,发现一只小羊,发现一条耕地的老黄牛,甚至发现路上的一滩牛粪,都会令我们兴奋半天,讨论半天。山脚下有嘉午台景区的一个山门,竟然需要买票,这是我们不曾想到的,我们估计是村民自己设的点,我跟卖票的老大爷讲了价,5人三十,本来是要四十的,这也比较有意思,景区可以讲价。然后进山,右首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小水库,水很清澈,碧绿见底。拍了几张照片后,便继续前行,路没什么岔口,顺着一条路走即可,刚开始这段是平缓的在上升,青山绿树,还有一条小溪,一路陪伴着我们,我们也精力充沛,体力旺盛,一路嬉戏,一路拍照。
就这样大约走了2个小时,突然看到前方有一个“平安寺”的指示牌,正好找个地方歇息,便拐进了寺里。说是寺,其实倒不如说是个小院子更合适些,只是正面的大屋是大雄宝殿供着佛祖而已。进了大堂,却没有和尚,只有一个老妪,我稽首道了“阿弥陀佛”,以为是个修行的老居士。老妪很是热情,让我们在院子里坐定,招呼我们喝茶歇息,是山泉水泡的茶,很是香甜,别有一番味道。老妪很善谈,跟我们一直没有停止的交流,只是她说的湖南方言,还夹杂着一点陕西话,有很大一部分我们是在猜,不过,语言已不是我们交流的障碍。听老妪讲后才知道,她是这个庙里唯一的和尚的母亲,从湖南怀化过来,已经自己在山上住了四个多月了,他儿子20岁便出家,念的佛学院,现在50多岁了,在外云游讲法,预筹款修寺,以重塑金身。然后,我们每个人上香磕头,祈福平安。说到上香,我啰嗦几句,其实所谓上香,是对佛的一种供养,三柱即可,所谓勤修戒定慧,熄灭贪嗔痴。佛陀告诉我们,要健康长寿,要吃素放生,要财运,就要布施;上香磕头了,不能以贪念来祈求佛祖。还是看个人修行心态,觉得自己是恭敬,那就是恭敬,觉得自己是贪,那就是贪。觉得自己什么都没觉得,那就是用清净心礼佛,说拜也拜了,说没拜也没拜,也拜也没拜,也不是拜也不是没拜。
出了平安寺,过一座木桥,右边紧贴山崖有一座小的土地庙,供着福禄寿三公,也是颇有历史了。剩下的这段路不像先前一样平坦了,变陡变窄,而且多以石铺路或者凿石为路了,有的地方甚至达到了70度的斜坡,虽然平安寺的茶水和祝福让我们体力略有恢复,但是在一段段的超长石阶面前,这种恢复马上失去了效力,我们几近崩溃,不时停歇。这样重复了将近两个小时,我们到达了一个小小的平台,这里可以说是嘉午台唯一的补给点,山里的村民在这里搭了几个小木桌木凳,面皮凉皮卷饼鸡蛋啤酒水,也算应有尽有吧,这个平台个人估计海拔在1500米左右了,在这里歇息补给了好大一阵,也知道这个地方是小分水岭,是东西的分水岭,而海拔2300多米,有高山草甸的南北大分水岭,则必须从丰裕口过去,这也成了我们下次穿越的目的地之一。补给完毕,继续前行,剩下这段路很是艰难,虽然相对海拔才300多米,但是非常陡峭和迂回,很多地方需要手脚并用。更有其中一段叫做朝天梯的,和华山的苍龙岭有几分相像,都是接近90度的陡坡,只能以手缚铁链慢慢上行,而且这段距离还不算太近。过了朝天梯,遍是山顶的兴庆寺了,这座寺也是很有来头,但规模也不是很大,甚至没有寺墙,也是,在山顶的寺庙,有个寺门即可了,这座寺庙不让留宿,甚至不让在寺内露营,这点倒是让我着实费解。在寺庙里有一个卖水和拐杖的老者,这些东西都是他从山下背上来的,着实不易,价格却不似别的景区那么离谱,拐杖都是老者自己手工做的,取材自秦岭有名的“鸡骨头”硬木,价格7块到10块不等,有朋友便买了,效果相当不错。从兴庆寺的侧门进入,便是“小华山”的峰巅绝景,龙背龙头。
“龙背龙头”有点像华山的“长空栈道”“南峰绝顶”。出了侧门后,是一段石板横铺在悬崖边上的小径,这石板宽约半米,是踏空铺就,下面便是万丈深渊,全长将近百米,如果没有去过华山,第一次走这种路,确实胆战心惊,还好,石板下面还有点灌木,给人一点心理的安全感,不像华山,完全绝壁。过了青石板,便是有名的“龙背”了,所谓“龙背”就是一段裸露的山脊,两边没什么人工的保护措施,这点非常像华山的西峰。风景总在奇绝处,虽然险要,但风景却更加雄浑瑰丽。待了片刻,还是决定继续往“龙头”进发,龙头是一块很突出的巨石,在嘉午台之巅,也是1860米的所在,龙头比龙背高了有几十米,但是过去则要上百米的路程,这样大约20分钟后,我们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之一,小华山之巅,嘉午台龙头。这里不大,只有几块巨石,坐在这比东岳泰山还高个300米的峰顶望向四周,真是江山多娇满眼神奇!虽然周围还有很多山峰比这个要高,但是,那种群山层叠,峰峦峭立,则尽收眼底;一山还比一山高,但山高人为峰,这种巅峰绝景,这种人生境界,也只有经历过困苦,艰难,甚至绝望后体会到,才更有一番意义和韵味!人生何不如此,困难何所畏惧!希望每个人都要经历自己的绝望,都能达到自己的巅峰!!
从“龙头”到大峪也有条路,但是,我们寻访得知,这条路,几无人走,如果不是人带路,自己是走不出去的,况且现在草木茂盛,路弥难寻,而且还有野蛇出没。我们也是在“龙头”周边找了一会,也没寻到。就原路返回了兴庆寺,返回到休整的那个平台,从平台的侧面那条路下山,有条路通往此行的终点,大峪。嘉午台-大峪返回这条路,虽然近,但是陡,下山有80%的路是无穷无尽的“S”形,你必须要学会急停,急转,不断的滑步,不断的克服离心力重力摩擦力,而且这一段很少有那种可供休息的小平台,你必须一口气下来,这也导致我的“Toread”鞋子几近崩溃,这双鞋子陪伴我走过了嵩山,走过了秦岭,走过了华山,这次又陪我一起来到了嘉午台,功不可没啊。走到崩溃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有几座村屋,正好歇息,问了村民后才知道这是深山里的一个小村子,一共十户人家,这真正是深山里的老陕了,待人热情,纯朴,他们在自己的小村子里过着外人看似艰苦,他们自己或许无奈或许怡然的生活,屋子都是四五十年的老房子,整个村子就一条街–如果那也算街的话,十几间房子错落的挤在一块,整个村子有一条狗,几只鸡,不过好几家似乎都养着蜜蜂—韩韩还被蜜蜂亲吻了一口,在嘉午台平台摆摊子的几位村妇便是这里的村民。全村都是亲戚,只有一户外来姓,这样的村庄,在他们的子孙后辈走出大山后,有谁还能再回到这里吗?或许几十年以后,这样的村子也要绝迹呢?虽然是社会的发展所致,但我却有些隐隐作痛。
秦岭是他们的根,他们又是秦岭的什么呢?人与自然,要发展,就不能统一吗?
村里通了电,这点让我很欣慰。带着复杂的疑问和不舍得心情,我离开了这个小村,不知道若干年后的某天,我再一次徒步经过这里,还能不能碰到养蜂的老陕以及那条吓我一跳的黑狗。穿过这个村子后,还是无尽的山路,还好,不是“S”形了。更有趣的是,从这里开始有一条山泉水一路陪伴我们了,泉水一如既往的清,我们擦了汗洗了脸,继续前行,在走了一个小时以后,出现了另一个小村子,这个小村子比上面那个要靠山外点了,有几户人家还搞起了农家乐,明显社会活动的痕迹大大提高了。到这里泉水也变得大了,我想,这条溪水山下会汇入大峪河,然后入大峪水库吧。
穿过这个小村子,继续前行,后面的路略微好走了,穿过一座木桥后,便看到了久违的人烟和马路。
因为剩下的5公里是纯粹的盘山路,体力如此,风景如斯,于是,我们租了一辆车,把剩下的5公里盘风景搬到了车里。车外是大峪水库,果然水波不兴,烟波浩渺。似是镶嵌在秦岭的一块玉翡翠,却沁的令人心醉。到了大峪水库另一边的一个农家乐,我们品尝了鲜美的鳟鱼。然后做上了923,晚上7点做到达了西安市里,圆满的完成了这次的徒步穿越。
这次穿越,总体来说很是完美。从路线,强度,团队,时间安排,沿途风景,哪个角度都可以打个满分。既锻炼了身体,洗涤了精神,又领略了秀美的秦岭风光,还增强了朋友间的友谊。我期待着下一次的穿越之旅![金沙棋牌 ,MyQ:17044811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