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字笔画并不多,可是似乎很不容易认识;爱字虽然人人认识,可是真懂得它的意义的人却很少。

——沈从文

走在凤凰的石板路上,人已经恍恍惚惚回到了几十年前的社会。

一直认为凤凰是因沈从文而出名的,国庆到这里一见,才发现沈大师只不过把这颗珍珠从蚌壳里面掏了出来,展现在世人的面前。这里的山清水秀,如同世外桃源,自不是因人而起。

凤凰的小巷游人似乎不多,显得格外静寂。两边是高墙,从中穿过很有一种“深巷明朝卖杏花”的韵致。古朴的大门,古朴的大院,甚至连居民讲话的声音都带上了古朴的气息,一股唐宋的风味扑面而来,能让人感受到历史长河中的波浪。

其实这里是游侠的世界。可惜时代的变迁已让那腔热血渐渐冷了下去。沈大师的作品中提到那时候的打扮:“青绉绸巾裹头,视耳边下垂巾角长短表明身份。穿纸甲,用棉纸捶炼而成,中夹头发作成背心式样,轻而柔韧,可以避刀刃。外穿密钮打衣,袖小而紧。佩平时所长武器,多单刀双刃,小牛皮刀鞘上绘有绿云红云。刀环上系彩绸作为装饰。着青裤,裹腿,腿部必插两把黄鳝尾小尖刀。赤脚,穿麻练鞋。”走在小巷里,心里想着出现一个这样的人物,倒也是一件美事。田三怒式的侠客,也只能在历史上打个来回,连记忆都渐渐消磨,留不下任何东西了。

流连凤凰的山水之间,让你根本不可能产生游戏人间的念头。沱江的水环衬着大师最后的归宿之地,一块石碑上题着:“一个士兵,不是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”这才是大师的写照,这才是真正的人!

走在这里,想起了苗人放蛊的传说,那些“草蛊婆”还在么?还能轻而易举地让小孩子失魂,让负心汉肠断么?还有那些行巫的人,身边是不是还有几张“辰州符”?我们等不到天黑,见识不了小孩子的娘到外面来“收黑”是怎么一串光景,不过想想他们连小孩子都放在身后的背篓里走街串巷,丝毫也不在意来自身后的袭击,民风的淳朴和憨厚可见一斑,那些放蛊害人、画符作怪怕也是针对恶人的吧?

还有那“落洞”的传说。年轻的女子总是在追求一种虚幻的人神之爱,最后总是含笑而终——似乎得到了她想要得到的幸福。幸福是在自己的掌中,而这里的青山绿水总把人培育得有格外的神韵,她们往往都在幻想着自己的“白马王子”,如同茶峒的翠翠盼望着二老傩送一般。

金沙棋牌游戏手机版 ,又想到了翠翠,那个女孩子“在风日里长养着,故把皮肤变得黑黑的,触目为青山绿水,故眸子清明如水晶。自然,既长养她且教育她,故天真活泼,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,人又那么乖,如山头黄麂一样,从不想到残忍事情,从不发怒,从不动气”。她正是这里女性的代表。而我身边的女孩,低眉顺眼脉脉含情的她,不也是这样“一只小兽物”么?那如碧水的眸子,那如春山的眉黛,那吹弹可破的肌肤……

同行的有四人,一路上盈盈笑语为伴。前几天在网上遇到同行的惠,她幽幽地叹道,真希望四人能重游故地。我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了。我的她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我们四人的圈子里来了。凤凰,这片美丽、神奇、人杰地灵的土地,也只能出现在我的梦中了……

天宇冰河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