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记:

为了你,这座古城已经等了千年

凤凰,多么令人牵挂

多少次,渴望能再来

没想到,再次踏进这片土地,竟有种怅然若失……

2005年10月,渴望已久的国庆长假,岚只能一个人过,百无聊赖之际,得知小雪带队去凤凰古城,想都没想,便报名参加。

沈从文的《边城》

江边的吊脚楼

晨雾中若隐若现的古城

……

构成了具有文化底蕴、富有灵气的湘西风情,也成为了许许多多人心中的向往。

由于是旅游俱乐部的活动,大多数是独自一人参加,也有结伴而行。在火车上,经过17个小时的颠簸,一群陌生人逐渐熟悉。

岚与小倩、房大哥、佳佳、拉拉糖、芙蓉哥哥等等,都是在卧铺的列车上认识的。

一群来自四面八方的年轻人,只想充分利用假期,轻松一下,于是尽情地挥洒青春:

骑自行车到南方长城,一路的疲倦与风尘仆仆;

到老洞苗寨,在蜿蜒的、凝固了岁月的寨子中穿行;

在沱江的竹筏上,热情、高亢地对歌;

在“本色”、“万木斋”餐馆、在虹桥前的小食街、守望者酒吧,一群新认识的朋友,一起高歌、吃、喝、玩乐……

在“流浪者”酒吧,玩“007”游戏,从入夜到凌晨。一群人走在清冷的夜色中,沿着沱江,步履轻松,谈笑风生。旅馆那串串红灯笼,在风中摇曳着,陪着店里的老板,很耐心地等待着他们这群夜归人。

记得,

与小倩在城中闲逛,收获良多;

伟哥那“S”型姿态,让我们忍俊不禁,于是“芙蓉哥哥”实至名归。

也记得,

在虹桥头,吃米粉,那狼狈的食相,被嘲笑“没人要”;

一群女孩,拍的相片不敢马虎,要思考构图、造型,要给“德高望重”的芙蓉哥哥过目,希望得到他的认可。

还记得,

在跳崖拍夜景,没有带脚架,明知道晚上10:30熄灯,一个陌生的影友还慷慨地借脚架给她,当她按下快门不久,便一片漆黑;而他,却未拍一张。

在沈从文的墓地,巧遇林老师,认识了来自上海的英子,还带她们完整地逛了古城,饱有感情地讲解那里的一土一物;带她们到蜡染专家陈大炮老师家参观;见到了著名书法家滕建庚老师,还给她们题字;带她们参观了沈从文的母校——树木茂盛、郁郁葱葱,文化气息浓重的文昌阁小学……

愉快的时光总是匆匆而过,在凤凰短短停留了3天,岚已经喜欢上这里:

快乐与安静共存,古朴与现代兼容。

岚默默对自己说,有机会,一定会再来。

2007年5月,临时决定的短途旅行,一直没有考虑凤凰,直到出发那天的中午,才决定再到凤凰。

太匆忙,匆忙得有点措手不及。

一行4人,买不到卧铺票,只能硬座7、8个小时到吉首。列车在晚上11点徐徐开动,一开始她们还饶有兴趣地打扑克消磨时间,但到了凌晨2、3点,实在挺不住,纷纷倒下。

诗与翔并排坐着,出发前,她们都不认识。翔是这次旅行的唯一男性,或许是物以稀为贵吧,也或许在如此单调、乏味的列车上应该有些温存。诗觉得很热,“手很烫,你试一下”,毫不避嫌地将手搭在翔的手臂上取凉,翔没有躲避。于是,乱七八糟、凌乱的车厢泛起暧昧的情愫……

清晨,他们一行人从南华门,沿着阶梯,进入古城,被深深吸引:

“哗,很喜欢这种感觉!”

“明天可不可以不走?”

“我们去退票,要多住几天!” ……

岚心里很淡然,轻轻的,我来了,但发现这里变了,这是记忆中的古城么?

沱江浑浊了,工人正在修排污系统,在江边堆起层层沙包;

那竹筏,什么时候挂满了耀眼的橙色救生衣,与古城格格不入……

曾经朝思暮想的东西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居然有种陌生……

每到一个地方,岚总会给翔寄一张明信片,那是他们八年前第一次出游时,不经意形成的习惯。

一直,他们总盼望,有一天,能再同游;他们也执着地认为,一定会有当年的默契与欢笑。

如今,两人踏进这座对岚而言有着如此绚烂记忆的美丽古城,翔却牵着认识只有两天的诗的手!

天意弄人,始料不及……

岚呆呆地望着流淌的沱江水,

对于一些人、一些事、一些景,相见不如怀念……

岚呆坐了很久,脑中一片空白。当她上楼,看见翔也呆望着江边,对岸客栈的游人也在阳台欣赏沱江的风景,岚轻轻叹了一声,说了句:

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人在看你” ……

翔没有作声。

究竟,谁是谁的风景??

岚一摸眼角,竟湿润了……

谨以此文,作为不能同行的原因

完稿于2007.6.6凌晨4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