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图一:西堤六桥之最后一座桥 – 界湖桥

图片 1

题图二:宿云檐

图片 2

杭州西湖有苏堤,苏堤上有“六吊桥”(杭州人对苏堤六桥的俗称),颐和园西堤乃仿杭州西湖而建,从南向北依次也有六座桥:柳桥、练桥、镜桥、玉带桥、豳风桥、界湖桥。

2017年7月26日,我乘船从南湖岛到西堤,上岸地点就在景明楼附近,而景明楼则在柳桥和练桥之间,所以,今日游走西堤乃由南往北而行。上一集讲到了玉带桥,过了玉带桥就是豳风桥,接着就是西堤的最后一座桥
— 界湖桥。

界湖桥位于颐和园昆明湖内外湖与后溪河的分界处,是西堤最北面的桥梁。该桥始建于1750年,1860年被英法侵略者焚毁,1886年慈禧太后重建。据说,在清漪园时代,这座桥叫柳桥,而西堤南端的柳桥则称为界湖桥,重建颐和园时这两座桥的名称互易了。

界湖桥为西堤六桥之首,桥有三个方形桥洞,且为西堤六桥中唯一一座非廊桥。我非常满意题图之一界湖桥之照片。简单大方,横卧于碧水之上,三伏天的柳树浓荫相伴。古诗云:“堤长横亘东西界,六桥首分内外湖”。

走过了界湖桥,西堤也就走完。所以在界湖桥的桥堍立着一块介绍西堤的铜牌。铜牌上明明白白写着:西堤乃仿杭州西湖苏堤所建。不过今日在见到此铜牌之前,走完六桥,已经突然感悟:此乃皇家版之苏堤也。

伫立铜牌前,我对自己今日的感悟非常满意。由此可见满清政府的皇帝对江南山水的向往和赏识!同时也说明当年能工巧匠们的审美情趣和审美水平!

游览颐和园,不走西堤,岂不有遗珠之憾?走西堤,感觉颐和园内水系之发达!才过界湖桥,又见“双桥”,汉白玉的栏杆,水碧桥白,煞是好看,尤其是后桥有参天古松衬托,有点像进入北宫门之后的那座桥啊。留影几幅,再向前走,见一巍峨城楼,掩映在众树丛中,城楼上书三字:宿云檐。

侧耳静听导游的解说,得知:

乾隆时期,昆明湖三面设有围墙,这座城关就是从西部入园的门户。
咸丰十年为英法联军掠去。城外尚有古松一株,枝干扶疏,为乾隆时旧物。

导游还说:

宿云檐城关俗称关帝庙,在万寿山西边临水处,又名贝阙门,始建于乾隆十八年。城关坐北朝南,方形高数丈,城台中开南、北向拱券门,城台上有垛口墙,两侧有马道。

导游接着的说明,更让我茅塞顿开,眼前一亮啊。

她说:当时,宿云檐是从西部入园的门户,宿云檐可控制西如意门一带,与万寿山东的文昌阁一东一西,一文一武,象征着文治武功,文武双全。

精彩!原来从东宫门进门后见到的文昌阁与这里的宿云檐构成了东西呼应,文武呼应!

刚才在南湖岛上我感悟到:

从南湖岛上望去,此岛与万寿山和佛香阁不正构成了一种隐形的呼应吗?这种呼应可以说是对景手法上呈一宾一主之呼应!有了这个呼应,昆明湖就产生了一中艺术张力,所谓艺术张力,就是一盘棋之力,貌似散落随意的景点,在艺术张力的作用之下,皆被纳入了艺术统筹,彼此有着极为密切的内涵关系。动一发而牵动全身,移一棋子而影响全局。4000余亩的颐和园不是一盘散沙,不是孤立景点的随意堆砌,不是没有理由的东设西摆。

此时此刻,我有感悟到:

南湖岛与万寿山佛香阁构成主宾呼应,南北呼应,宿云檐与文昌阁不是构成了对等呼应和东西呼应了吗?

4000余亩的颐和园,你真不是一盘散沙,不是孤立景点的随意堆砌,不是没有理由的东设西摆啊。

一直以为小巧玲珑,五六十亩,百来亩的江南园林可以构建得精妙精致,今日因为走了西堤,发现了其东西呼应和南北呼应,心中叫绝!颐和园,你大而不失精致,你博而兼得精妙!

图片 3

图片 4

图片 5

图片 6

图片 7

图片 8

图片 9

图片 10

图片 11

图片 12

图片 13

图片 14

图片 15

图片 16

图片 17

图片 18

图片 19

图片 20

图片 21